荣誉云商网

H O N O R  C L O U D

详细内容

快手第一大反腐案落锤,原副总裁赵丹阳获刑7年

时间:2022-04-24 22:35:13     作者:吕鑫燚【转载】   来自:猎云网   阅读

快手反腐第一锤终于定音,最终原副总裁赵丹阳获刑7年。

4月22日晚,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公开一审判决书显示,快手原副总裁赵丹阳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其涉案金额合计756万余元。赵丹阳的情妇乔军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赵丹阳下属李磊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七个月,罚金人民币十万元。赵丹阳、李磊被责令共同向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退赔人民币六万六千八百元。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称,继续向赵丹阳追缴违法所得人民币668.1万元,予以没收。

上市还未“满月”的快手,于2021年2月25日公开此事,但此事却发生在2020年9月,当时快手正在筹备上市,或是为了规避上市不安因素,快手并没有对外公布,直到上市后才对外承认确有此事。

自2020年9月已离职的赵丹阳被捕以来,快手这场第一大反腐案终于结束,这也是截至目前快手涉及职位最高、人数最多的的廉正反腐案。此外,根据快手公司内部通报邮件表示,赵丹阳时任下属李磊、徐娟也因长期恶意骗取公司财产,涉嫌犯罪而被警方逮捕和刑事拘留。

这场“自揭老底”的贪腐案件,和2019年快手设立廉正合规部有关,事实上阿里巴巴、京东等互联网大厂都早已设立同样的部门。

互联网浪潮的汹涌发展的背后,难免会出现慈不掌兵,义不行贾类的事情,企业内部也难免存在心怀不轨之人。但是互联网大厂纷纷选择主动出击,在打击贪污腐败环节绝不手软。

时至今日,从BAT到TMD已经出现过多次反腐败案,大厂们自上而下杜绝“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事情发生。虽然主动出击会有损企业形象,但是从长远来看这何尝不是在未来和美好相逢的重要根基呢。

反腐案的前因后果

赵丹阳算是快手的老员工了,从业履历来看也算得上是互联网内容方面的“老炮”。

赵丹阳曾在优酷担任副总编辑、内容管理总监等职位,主要负责优酷社区内容运营管理。2015年2月赵丹阳加入快手,在快手社区内容研究院部门任职。从赵丹阳此前在内容方面的从业经验来看,在快手做内容审核方面工作应该颇为得心应手。

但是结果却让众人大失所望,赵丹阳在职期间,快手多次被行政处罚并罚款。2018年以来,快手先后12次遭遇行政处罚,累计被罚款27.9万元。

处罚的根本原因是,那段时间快手上充斥着大量低俗内容的视频,导致平台内容“乌烟瘴气”快手的整个内容审核评级系统由赵丹阳负责搭建,所以平台内的低质量内容和赵丹阳脱不了干系。

直到此次赵丹阳正式获刑,故事的来龙去脉才逐一显现,甚至最早可以追溯到赵丹阳入职快手的第四个月。

2015年2月赵丹阳进入快手,从同年6月至2019年3月,赵丹阳使用其情妇乔军提供的银行账号,利用负责快手内容评级部的职务便利,收受盐城外包公司负责人郑某给予的好处费共计人民币6681054.69元。根据乔军讲述,从2015年开始,赵丹阳让她提供一个银行账号,此后郑某每两三个月给她转账,每次二三十万元,直到2019年总计转了有600多万人民币。

在检察机关讯问时,赵丹阳供认负责对外包公司进行业务方面的管理,郑某陆续向他提供的乔军的账户打款,他则利用职务便利,在加快付款流程等方面向郑某提供帮助。

此外,2015年8月至2018年5月间,赵丹阳伙同李磊利用管理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盐城外包公司的职务便利,以虚构员工工资的方式,先后将快手钱款共计人民币40.86万元占为己有。据李磊的供述和辩解,其在2015年5月经赵丹阳介绍进入快手公司担任内容评级部盐城中心负责人,后与赵丹阳通过虚报外包公司人员工资、加班费的方式侵占快手公司财产60余万,其本人获利18万余元。

2015年至2019年间,被告人赵丹阳伙同王某1利用管理北京达佳互联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哈尔滨外包公司的职务便利,以虚报员工工资等方式,先后将被害单位钱款共计人民币32.22万元占为己有。

根据李磊表示,当时赵丹阳去盐城中心视察的时候口头跟其说,和第三方外包公司的老板是朋友,他跟外包公司那边已经打好招呼了,给盐城中心做了份虚假的外包员工数量的单子,让其直接去找外包公司的盐城那边的负责人闻某拿外包员工名单和账单,然后把外包员工名单和付款账单提交到公司内容评级部,赵丹阳会进行审批。

走流程拿完钱之后,赵丹阳让李磊把这些钱转给他的助理李某。到2017 年上旬时,其按这种方式从公司套出来大概十八九万,其中十六七万给了李某,剩下的钱赵丹阳提议出去旅游时让其用这些钱进行了旅行开销。

2017年五六月的时候,赵丹阳和李某产生了矛盾,赵丹阳让其直接保管,后其办理了一张中国银行的银行卡,尾号329,专门用于存放这些钱,截止到2018年三四月,通过这种方式从公司套出来大概20万元左右。

到了2017年底,快手出了新规定,每年对员工收入进行审计,原来的老路子行不通了,赵丹阳开始从加班费入手,做虚报的加班费。2017年12月至2019年4月间,赵丹阳、李磊伙同徐某(以虚报员工加班费的方式,先后将快手的钱款共计人民币15.42万元占为己有。

2019年7月赵丹阳卸任快手内容评级部负责人,但是腐败还没有停止。赵丹阳下属李磊仍伙同徐某以虚报员工加班费的方式,截止到2020年2月,其通过这种方式从公司查出来了二十余万元

直到快手接到匿名举报信后,经调查发现赵丹阳、李磊等人通过虚报外包员工数量和加班费,2020年9月赵丹阳被捕,故事的真相才水落石出,最终的结果是赵丹阳利用职务便利收受好处费668万余元,并将公司款项88.5万元占为己有。

其实早在2018年8月之后,赵丹阳就再未公开露面,值得深思的是那段时间优酷总裁杨伟东涉嫌受贿被刑拘,同为优酷高管的赵丹阳似乎察觉到自己该低调了。

互联网反腐之风

这并不是快手唯一一次在公众面前揭开腐败面纱了。

赵丹阳被捕后,2020年12月底快手也披露了一件腐败案,管理快手游戏业务部公会的张x利用在负责工作便利,为吉林市x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维持项目合作等事宜提供帮助,索取人民币49.2万元,张x于2020年12月23日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2021年1月29日被逮捕,后如实供述上述犯罪事实。

快手的反腐案只是冰山一角,在腐败这件事上众多大厂中招。近年来,BAT、美团、滴滴出行等互联网公司接连出事。早在2009年阿里巴巴便成立了廉政合规部,并大刀阔斧一举开除几十位高管。2005年起,腾讯也通过六条高压线来控制员工贪腐。

2017年京东、小米、美团等互联网联合成立了“阳光诚信联盟”。其中一旦有员工涉及腐败、欺诈等违反商业原则的行为,该员工的信息就会被公示到“阳光诚信联盟”。

据2019年《互联网反腐风暴》报告统计,自2015年以来,主动披露或被媒体公开曝光的互联网公司反腐案件高达210余起,根据公开资料显示,仅在2020年一年时间里,腾讯、阿里、百度、美团、滴滴等互联网公司公布的贪腐案例超过200起,不仅涉及高管,更有基层员工参与贪腐,涉及金额高的多达千万元。

2020年1月,美团发布2019年年度生态反腐公告,并查处违纪类刑事案件38起,涉案员工20人,合作商员工70人被拘留。4月,百度通报了原百度集团副总裁韦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移送公安机关依法处理。

2020年7月,小米通报两位中国区市场部员工涉嫌违规舞弊,均已移交给警方处理。其中一人为市场总监,主动向供应商索要700万好处费。11月,阿里内网通报了原菜鸟网络副总裁及地网业务负责人史某严重违规的处分公告。

尽管大厂重拳出击对抗腐败,可仍有心怀不轨之人在法律边缘试探。2021年,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共发现并查处触犯“腾讯高压线”案件50余起,近70人因触犯“腾讯高压线”被辞退,10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近日随着赵丹阳获刑,互联网腐败的问题再次被广泛热议。但我们不能只盯着事情的阴暗面,短暂的快刀虽会引发不良舆论,但是从长远来看,唯有剔除暗疮才能拥抱未来。反腐刻不容缓,在树立清廉之风这条路上,大厂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