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云商网

H O N O R  C L O U D

详细内容

被全上海吐槽的京东:站错了位置,也担多了责任

时间:2022-04-14 18:15:07     作者:杨宏远【转载】   来自:运联智库   阅读

没想到京东新任CEO徐雷会以这种方式出圈。

4月6日晚,京东宣布徐雷接任刘强东成为京东集团CEO;两天后的4月8日晚上,徐雷的一则朋友圈被流传了出去。

徐雷表示,京东在抗疫救援方面,从来不惜力,从来不算账,也愿意用自己最擅长的供应链能力高效支援任何需要支援的城市。货物从库房发出通过分拨、中转到达城市的各个配送站、到社区,这里面京东可以保证自身的高效运作……

在京东成为上海疫情期间的保供平台后,徐雷长出了一口气:“现在好了,我们终于可以使劲了!”

同时,有不少人发现,京东平台有不少品牌陆续开放,可以下单了,而且商品的物流轨迹有了更新。

4月10日,京东集团副总裁王文博出席上海新冠肺炎疫情发布会时介绍,京东生鲜食品库存2至3倍备货,可保证上海居民一个月正常供应。

一时间,上海居民纷纷在京东平台下单,“你在京东下单了吗?”成为那两天的问候语。

但两天过去了,当时的话言犹在耳,如今大家的讨论却又变成“你在京东下的单推迟送货了么?”

从感激到批判,京东的“风评”经历了大起大落。到底是消费者苛求太过,还是京东话说太满?

京东是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

不管本文如何分析原因与讨论现象,我们首先都要承认的是,京东的社会责任感无可辩驳。

上海疫情期间,京东站出来了。

4月8日起,京东到家上线“保供生鲜套餐”。初期每日供应量为1万份,每天上午9点开售,当日小区下单达到20份及以上自动成团。据媒体报道,目前京东等平台的订单量已经赶上“双11”。

4月8日晚,京东通过紧急全国调拨,首批超8万件包括婴幼儿奶粉在内的母婴物资,由京东物流以专人专车形式运抵上海。

同时,京东在上海又陆续调配首批2000多位京东快递小哥等一线抗疫保供人员,为运营保障和物资派送提供服务;且调运大量最新的第五代无人智能快递车,在封控区域开展无接触配送。

2020年武汉疫情期间,京东也为“保供”做出了贡献,其中一支荣获第24届“中国青年五四奖章(集体)”连续在武汉奋战近90天的京东物流武汉亚一城配青年车队,收到了钟南山院士的手写感谢信。

有京东内部的员工分享到,之所以收到这份感谢信,是因为京东在2020年武汉疫情期间的“自杀式”的单向物流。即一个车队几十辆车,车队进入疫区后把货发完,发完后全部物流人员和司机被立刻集中管控隔离7-21天,装载车辆一律停留在疫区不得返程。而在这期间,不断有车队继续往疫区送货,送完货即被隔离安置,直到全部物流运力耗尽和前几波人员车辆解封。

京东:站错了位置,担多了责任

“非不为也,是不能也。”

如果要给京东在上海疫情期间的表现找个理由,这句话最为贴切。

就在笔者撰稿期间,徐雷又发了一条朋友圈,言语之间不免有些哀怨。

京东的委屈,京东的“难”到底来自于什么?

很简单,京东在做跨供应链模型的事情。

没有疫情的情况下,上海的本地生活消费是由线上电商、菜市场、门店、商超卖场等共同满足的,电商类型主要是社区团购和生鲜前置仓模式。

根据相关数据统计,上海市线上零售占比虽然近20%,但其中生活必需品占比极低。也就是说,在正常情况下,电商在上海本地生活消费中的占比很低。

疫情下,消费者放弃了个性化需求,更多的是追求功能性消费。而且,线下购买渠道被封堵,消费者被迫线上消费。这使得电商平台的订单量激增,订单量堪比“双十一”,是平时的2-3倍。

京东作为仓配型网络快递,平时配送的民生物资重量基本都是10公斤左右,而且主要以生鲜为主。这些货物上不了快递分拣线。而且,京东快递员更多的是使用两轮电动车,这也使得配送效率大打折扣。

让属地性电商干本地生活类电商的活,而且还要面临订单激增、运力紧缺等难题,这一波,京东属实委屈。

社区团购的模式,或许是最适合当前局势的。因为他们改造成本最低,过去做的就是从前置仓配送到一个个社区的活。

面对高价运力和仓库封控,京东也无可奈何

从4月7日起至今日,国务院、交通运输部等等,官方声音频繁强调要部署落实货运物流保通保畅工作,解决目前的物流断流问题。但刹车容易启动难。

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是,长三角物流本就是一体。正是依靠城市间的分工配合,长三角物流才能高效运转。如今,长三角地区的物流解封程度依然堪忧。

距离上海最近的京东仓库,在昆山。有京东内部人士透露,昆山目前的整个封控状态比上海有过之而无不及。

上海的物资供应大多是城际运输,也就是说,由市外的司机来运输。如果货车通行难的问题不解决,司机消耗战肯定玩不了多久。

目前,上海及其周边的运力价格已涨到天价。互联网电商平台下的运力组织化并没有达到一定深度,因此在这种特殊时期不可用,电商平台的配送压力也非常大。

城配物流是“蚂蚁市场”,运力结构极度分散,78%为个体运力,因此组织化程度低,运力资源也极为分散。而要想高效地运输物资,就需要激活这些“蚂蚁雄兵”。

在末端配送环节,很多快递小哥、外卖员被封控在小区,末端配送能力始终受限。

4月11日,上海第一批防范区已解封。根据上海市相关防疫规定,防范区内人员原则上在所在街镇范围内适当活动。虽然不得流动到封控区和管控区,但这将极大舒缓相关区域内的物流压力。

说回到京东。其之所以遭此风波,更多原因在于消费者过高的预期,与其受限于市场规律的无奈之间的矛盾。

或许,是因为京东的仓配型快递网络一向以“高时效”著称;也或许,是新上任的CEO与公开的新闻发布会联合织造了一个过于引人关注的“爆炸点”,京东承担了超过自身能力的功能,也被放在了一个不合适的位置上。

过去,城市内的关键民生物资是依靠零散的底层运力来做物流支撑的;现在,把物流压力全转移给电商平台,这不现实。

而且,只开放电商平台会造成资源的错配、分工不明确、效率下降,这里其实需要更多城配端的物流企业参与进来。